首页»
电白人在深圳 | 杨光华:越努力越幸运
2020-11-05 10:58:2121495

▲杨光华


今年的4月份,我们采访了常务副会长、深圳市普德进出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光华。


“创业这些年,您觉得自己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


我想应该是吃苦耐劳,做事比较努力吧。”杨光华笑着说。


“也许不安分是我的本性吧” 


80年代初,杨光华出生在电白岭门镇。


杨家在村子里比较出名,除了因为家境优渥时常接济周边的亲戚邻居而拥有好的名声,还因为家里的几个小孩,杨光华排行老三,也是其中最顽皮的。


杨光华的两位哥哥是村里那种领居家的小孩,学习成绩优异,彬彬有礼,是许多家长教育家中小孩的榜样。后来,杨光华的大哥也不负众望,成了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成为了一名医生。


相反,杨光华就是一个调皮捣蛋、不安分的孩子王,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学校霸王”。即使到了岭门中学读书,他也是那个让老师头疼的学生。


可是即使是这样的一个人们眼中的“坏小孩”,杨光华为人却特别真诚、仗义,许多同学都愿意跟他相处。他在孩童时期就已经发挥出了自己高超的人际交往天赋。


“我在中学的时候,比较后悔的是没有努力学习,贪玩把读书的心思都抑制住了,这成为了我这辈子的遗憾。以前大哥没有读大学的时候,还可以辅导下我的课业,他一去读大学,加上我又不认真学习,成绩自然就下滑了。最后中考的时候,我去了广州水产学校,虽然和许多同学相比,结果是不错的,但还是没能圆自己的大学梦。”


回忆起自己的中学时代,杨光华对自己没能在最美好的时间里多学习多读书感到遗憾。


1999年,杨光华从水产学校毕业,并留在广州工作。


杨光华在广州期间,经常在珠江堤跑步,喜欢看着珠江两岸的霓虹灯以及那从江面上吹拂来的风。珠江看过他奔跑的身影,也聆听过他在岸边的叹息声。


20世纪末,千禧年到来之际,刚成年的杨光华像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虽然对未来感到迷茫,但是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纪充满着期待。


2000年,杨光华来到了深圳。那个时候,他的哥哥已经离开体制下海创业,向房地产行业进军。


杨光华来深圳的第一份工作是进入大哥的公司,在工地上负责管理项目。


“也许不安分是我的本性吧。在别人看来舒舒服服地在大哥的公司里当一个业务员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可是我只待了一年就辞职出来自己闯荡。”


2002年,杨光华离开大哥的公司,到另外一家建筑企业。当时需要常年跑工地,杨光华发现了在工地周边的一些农民房在改造,通过向业主倒卖水泥有利可图,于是问大嫂借了1000元以低价采购水泥,再转手卖出,每包多赚10块钱。


这种小本买卖,让杨光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赚了两万块。这是他毕业之后赚得第一桶金。


不安分的杨光华从这两万块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谁曾想过这个曾经调皮捣蛋的小伙子,白手起家,在未来5年的时间里,把公司的产值做到了几百万元。


“做贸易要腿脚跑得勤”


华强北,这个被誉为“中国电子第一街”和“全球第一大电子市场”,吸引着无数过来淘金的年轻人。


初来深圳的杨光华,只不过是这些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中不起眼的一员。



2003年,华强北的电池贸易红火,尤其是废旧电池回收市场更是火得一塌糊涂。


杨光华决定冲进这片蓝海中,闯出一片天。于是,他拿着手中的两万元,买了一套设备,租下一间三房一厅的农民房用来拆卸回收的旧电池。然后,赚到钱之后就立马采购机器,从农民房搬到小厂房,提高产能,一点点地积累资本。


虽然杨光华勉强在这个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但是由于体量太小,许多客户都不愿意把订单交给他。杨光华只能亲自充当业务员,逐个地拜访各个客户,希望能够接下订单。


曾经有一段时间,杨光华为了能够接到大的订单,经常连轴转,凌晨4点才回到家休息,早上8点就起床。有时候时间赶,他一天只吃一顿饭,只为了能够抢在前头接下订单。


从2003年一直到2006年这段时间里,杨光华总要在晚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6点这段时间里,到各个客户的厂里回收废旧电池。连续三年的日子,让他养成了一种独特的作息习惯:一上车就抓紧时间睡觉,等车子快到目的地时,就马上醒过来,根本就不需要司机提醒。


“我当时就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做贸易就要勤跑腿,那个时候,一年之内我跑坏的皮鞋有四五双,把订单一点一点地从竞争对手中争取过来。”


杨光华笑着谈起自己跑业务的日子,轻描淡写,仿佛在说着其他人的故事。也许只有他自己才体会得到,那种在最艰难的时刻硬是靠着顽强的精神撑下去的酸楚。


在业务顶峰的时候,选择刹车


2004年,杨光华在华强北遇到了一个德国的客户,俩人因为电池贸易结缘。那位客户跟杨光华说,未来的手机一定会大规模普及,生产手机电池一定会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杨光华于是在做电池贸易的同时也开始了自己生产电池的探索。在电池贸易领域,他也在华强北逐渐打开了局面。


2007年,由于自己的艰苦经营,杨光华的电池贸易迎来一个爆发期。为了能够消化掉大量的订单,他借了好几百万的高利贷。


这一年,刚好赶上镍氢电池原料的价格上涨,杨光华抓住机会把之前所有回收的废旧电池原料卖出,获得了高额的利润。这一笔利润不仅一下子缓解了公司当时的财务困境,而且也为公司赢得了大量的盈利。


在自己业绩顶峰的时候,杨光华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全部清空原先的镍氢电池原料,大量收购当时新兴的锂电池原料。


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在镍氢电池最火的时候选择急忙刹车,转向那个前途未卜的锂电池?


此时的杨光华经过这些年在电池领域的摸索,发现锂电池比镍氢电池拥有体量小、重量轻、无记忆效应等优点,可以更方便地运用在移动设备里。锂电池在未来一定会大规模地取代镍氢电池的市场份额。


杨光华那个让人不解的做法最后被时间验证了其正确性。前瞻的眼光为他赢得了市场的先机,也让他的企业成为了华强北储备锂电池原料的巨头。


“未来的目标是把公司做上市”


2010年,杨光华的公司取得了处理废旧电池的资质,这为自己回收废弃电池省下了一大笔处理费。


2013年,杨光华对公司的业务进行了重整,成立了深圳市普德进出口有限公司。公司业务覆盖:移动电源、手机配件、电子产品、电池材料、通讯产品的技术开发等。


当年揣着1000元出来创业,在华强北无数的淘金者中,杨光华以顽强的毅力和超前的商业眼光角逐出道。


回顾自己的创业之路,杨光华坦言道,自己的创业理念与股神巴菲特不谋而合: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规避风险,保住本金。


 2017年,锂电池原材料再一次爆涨,许多人依旧一窝蜂地涌上这个市场,希望能分一杯羹。杨光华重演10年前的做法,全部抛售掉工厂里的锂电池原料,在价格最高峰的时候下车。


拿到这笔不菲的资金后,杨光华将其中绝大部分用在了公司的研发和建厂上。同年,他在江西建立了一家集废旧电池处理、移动电源电芯生产和锂电池生产的工厂。


2010之后,深圳开始了腾笼换鸟政策,大量的工厂开始外迁。


那个曾经人潮涌动的“华强北”也在2013年开始了长达“四年”的封街,演绎无数造富神话的舞台开始落幕!


从那时开始,杨光华也在工厂撤离深圳的浪潮中做好布局,把深圳的生产部门逐步转移到东莞塘厦,成立东莞市普德新能源有限公司,只把销售部门和公司总部留在深圳。


2019年,杨光华的工厂开始大规模生产锂电池,同时也增设了电子烟电池的生产线。


杨光华的公司产值早已过亿,但他依旧将大量的资金投放到产品的研发上。


对公司未来的发展计划,杨光华说道:“我希望能够像王明旺会长那样,把公司的品牌立起来,做大做强,逐步实现上市的目标。公司的许多职员都是跟着我一步步走过来的,我很感激他们的辛勤付出,希望通过上市,大幅提高他们的福利待遇和生活的幸福感,同时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回馈社会。”


“商会是一个凝聚力量,协同发展的平台


杨光华是商会的常务副会长,也是龙华分会的会长。


龙华分会在创建之初就确立以“服务会员”为工作核心,为在龙华生活工作的电白人提供相关的支持,并搭建了总会与分会会员沟通交流的桥梁。


“商会是一个凝聚力量,协同发展的平台。龙华分会成立的初心便是希望能够对总会的工作进行补充,其本质是总会的服务范围和平台功能的延伸。”


当问到对商会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建议时,杨光华这样说:“如今的商会在以王明旺会长为首的领导班子带领下,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收获了良好的口碑。商会里的会员遍布各个行业,这是一个具有待挖掘的宝库。如果商会能够建立一个精英库,形成会员之间的传帮带,细分各个会员的行业,了解其企业的需求,充分利用商会这个平台进行资源互补,促进会员企业的成长,协助在深电白人解决生活工作上的困难。”


采访结束后,我们问杨光华会长最近有没有特别想去做的事情。他无奈地叹了下气,笑着说“疫情对公司的影响让人有点头大,期望疫情赶快结束,给自己放一个小假,陪家人出去旅游一下,毕竟人生那么美好,要抓住这美妙时光。”